惠联热电大火

惠联热电大火插图智慧事物(微信官方账号:zhidxcom)

作者|魏世伟

编辑|心形边缘

TWS耳机市场的灰色地带正在进一步显现。

根据习之的研究,白色TWS耳机市场背后有许多混乱的现象。比如声称具有主动降噪(ANC)功能的耳机,实际测试后并没有降噪性能,甚至可以把芯片抹掉,当“马甲”卖。如果不能作弊,可以简单的从软件信息入手…

这些现象在TWS耳机领域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然而,随着更多的国内品牌玩家提高价格,涌入低端市场,白色TWS耳机的好日子似乎要到头了。

比如百度399元的TWS耳机就卖得很好,一年一度的百度世界大会在8月18日高调落幕。百度新发布的首款主动降噪TWS耳机——小度主动降噪智能耳机Pro已经开售空,补货急。

事实上,自去年年底以来,整个TWS耳机市场的价格持续下降。以华为、OPPO、vivo、Redmi、魅族为代表的手机玩家,以及漫步者、FIIL、万魔等传统音频玩家,相继推出了500元以内的ANC TWS耳机。

在苹果AirPods Pro引爆市场两年后,ANC TWS耳机进入了新的竞争阶段。这个品牌的耳机玩家蒸蒸日上,但是华强北那边的厂商就惨了。

简单来说,现在很多华强北ANC TWS耳机都在100元、500元卖。一两年前,在行业内ANC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很多玩家还能凭借各种低价高仿耳机大赚一笔。

但是现在品牌玩家都在低价争夺低端市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华强北玩家空的市场。一些华强北玩家为了生存,对市场的灰色地带有了更多的关注和思考。

为了摸清华强北TWS耳机市场背后的灰色套路,智东西对华强北ANC TWS耳机供应链和玩法进行了深度挖掘,一幅山寨市场混战发展、小玩家绞尽脑汁谋利的画面在眼前慢慢铺开。

第一,在价格战的压力下,这两三年TWS耳机市场爆发了一些小玩家的“挂羊头卖狗肉”,白牌TWS耳机一直占据整体市场的大部分。

据旭日大数据统计,仅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TWS耳机市场出货量1.5亿副,中国出货量约1亿副,占比64%。其中,白牌耳机在中国的出货量约为9000万双。

这意味着,2020年,品牌TWS耳机在Q4中国市场的出货量约为1000万双,仅占白牌耳机出货量的九分之一。

白牌TWS耳机市场的巨大发展,使得TWS耳机这一新兴品类迅速普及,尤其是在品牌TWS耳机集中于高端价位的早期市场。白牌耳机让更多的消费者以低门槛的方式体验TWS耳机带来的便利。

与此同时,TWS耳机市场也给众多玩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据了解,比如一个电商耳机成本在500元左右,单个耳机成本在21.5-35.5元左右,耳机仓库成本在15-20元左右,其他组装、包装、外壳材料、检测成本在65-100元左右。

也就是说,500元左右的TWS耳机,成本不到200元,加上100-150元左右的制造和材料成本,厂商就能获利数百元。

TWS耳机零件和成本分析(来源:鲸芯投资)

但随着近两年TWS耳机供应链的成熟和完善,技术红利逐渐消失,TWS耳机成本降低,掀起了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特别是,许多品牌TWS耳机玩家已经加速进入低端市场。

对于TWS市场的许多小玩家来说,品牌TWS耳机玩家正在以一种冲锋陷阵的低价策略像一座大山一样挤压着他们的生存。[/K0/],小玩家们都在疯狂的寻找突围的方法。

有人坚持努力学习,提高产品质量和性价比;有些人为了赶一波快钱,出了馊主意。在这种愈演愈烈的混战环境下,一些曾经隐藏在灰色地带的市场乱象逐渐浮出水面。

今年7月初,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栏目瞄准主动降噪耳机市场,对47家企业的60副主动降噪耳机进行了风险监测。结果显示,50%的降噪耳机降噪不足,近40%宣称具有降噪功能的产品实际上根本不支持主动降噪。

最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将风险监测的耳机产品认定为中等风险,认为这些降噪不足的降噪耳机可能会使消费者在嘈杂的环境中调高音量,而过高的噪声声压级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听力损害风险。

市场监管局风险监测耳机降噪曲线对比

然而,白色TWS耳机的市场乱象不仅是主动降噪性能的缺失,还有高仿耳机芯片的“挂羊头卖狗肉”,而后者主要集中在高仿AirPods市场。

“毕竟今年生意不好。”一位国内TWS耳机供应链人士无奈地感叹。

有供应链人士爆料,一些厂商为了赚取更多利润,用各种套路欺骗消费者。比如带前馈ANC的Rhoda 1562F芯片,还没完成就被当成带反馈ANC的Rhoda 1562A芯片,当成假的“公牛三代”卖,也就是华强北AirPods三代的公牛版。

Rhoda 1562A和1562F最大的区别在于降噪体验。前者是双麦克风,降噪深度35dB,后者是单麦克风,降噪深度25dB。虽然1562F的续航能力更好,但1562A的整体降噪稳定性、麦克风接收、透明度都比1562F好。

据了解,到2020年底,这两种芯片的价格差将在20-30元左右。

华强北AirPods Pro公牛版

“之前更恐怖的是,有的厂家把芯片号磨掉,用假的芯片号买的。”另一位供应链人士表示,市场上很多商家都是把中科蓝汛5396芯片的型号磨掉,再换上1562的型号来冒充单馈降噪,两个芯片的价格差在2-3元左右,大批量出货的话价格差不到2块。

此外,还有更换耳机泄压孔、更改软件信息等操作来“骗”芯片检测,这也是一些无良商家的惯用伎俩,让消费者防不胜防。

罗达1562A月湖版与1562A公牛版泄压孔对比(来源:基地数码科技)

这一系列的淫秽操作,不仅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也侵蚀了众多价格相近的自主品牌耳机的市场,压抑了他们的积极性,不利于国内自主品牌生态的健康发展。

二、山寨TWS耳机背后的供应链玩法

其实早期掌握山寨Airpods市场的财富密码很简单。先找行业内的男模,也就是按照苹果AirPods的外观一个一个“重新雕刻”的模具,保证做出来的产品外观和AirPods一模一样。

但有些玩家为了规避风险,会根据AirPods的外观选择放大或缩小比例,做出所谓的“中性模具”。

据腾讯报道。com,一些有资源的玩家在苹果新AirPods正式发布前,通过自己的渠道拿到了产品图纸,从而提前赚到第一波快钱,而这些都是业界“公开的秘密”。

在这条灰色产业链的背后,有哪些玩家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基于不同方案的眼花缭乱的山寨AirPods有什么区别?

长期以来,罗达、中科蓝讯、李杰、睿宇、恒轩科技、汇联等原芯片厂商的解决方案受到了众多山寨AirPods耳机玩家的青睐。尤其是罗达的芯片方案,凭借其更加稳定的降噪效果、稳定性,以及Siri语音通话优势,也成为了每一代山寨AirPods耳机中的“顶配版”。

具体来说,在山寨AirPods一代更新为AirPods Pro(第三代)的过程中,罗达供应的芯片型号主要是AB1536和AB1562,其中区分了1536U、1562F和1562A三种方案,目前的“顶配版”是1562A。

1562A方案主要搭载a 1562A芯片,13mm铜环复合振膜扬声器,支持蓝牙5.2双模双麦克风混合降噪,最大35dB,还支持Siri语音通话、透明模式、共享音频、IQ无线充电、真光红外入耳式检测。

罗达AB1562A芯片主板

除了罗达,中科蓝汛的蓝牙音响SoC也受到很多华强北玩家的喜爱,其中迅龙BT8892芯片就是代表。如上所述,目前有部分厂商使用中科蓝汛的芯片,通过修改芯片编号来假冒罗达芯片欺骗消费者,其中不乏选择迅龙BT8892芯片的。

与Rhoda 1562系列芯片相比,前者采用RISC-V架构,支持DSP指令集。同时还具有前馈FF、反馈FB、混合降噪三种模式,降噪深度达30dB。它还具有三个麦克风信号放大器和高性能的德尔塔-适马ADC,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多的降噪结构选择。不过总体来说,迅龙BT8892芯片的降噪性能还是略逊于Rhoda 1562A,功能体验会更差。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迅龙BT8892芯片可以写入Neto固件的信息,并“欺骗”检测软件,所以很多电商平台上销售的搭载Neto 1562A和1562F方案的TWS耳机,都是中科蓝迅芯片的“剥皮”,甚至还有专门的丝印芯片,丝印成本只有五毛钱。

中科蓝汛迅龙BT8892芯片主板(来源:一格青年)

位于珠海的李杰也是TWS耳机市场的主要芯片供应商之一。目前已推出不同类型的主控芯片,如6936(D4)、6973(D8),是“拼多多军团的最爱”。

李杰AC6936D真无线蓝牙耳机SOC芯片(来源:我爱音频网)

此外,恒轩的BES2300芯片是华强北TWS耳机市场首款采用空音频的芯片方案。空音频也叫环绕声。简单来说就是能让人对空之间的音源位置有一个完整的空立体感知。比如我们在电影院或者家庭影院里感觉被声场包围,那种恢弘的效果就是空音频。

此外,BES2300芯片还支持自适应主动降噪和双模蓝牙5.0。但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一些售后问题,恒轩的TWS耳机方案目前在华强北市场并不是主流。

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不断优化更新,不少华强北AirPods玩家推出了各种版本的基于芯片的高仿AirPods。

比如华强北的第二代AirPods耳机,有1562M月湖版主板、1562M小猪佩奇主板、瑞宇8763版等多种方案。华强北三代AirPods常用的罗达1562A方案有很多版本,如爱创造版、昊锐版、公牛版、小牛版、月湖版等不同版本的稳定性、续航、降噪效果等细节也有所不同。

罗达的1562A和1562F芯片对比(来源:哔哩哔哩up Master的《年轻电脑玩家》)

三、暴风雨来临下行业之变与机:淘汰跟风、下沉市场

据供应链消息,与去年相比,今年白色TWS耳机市场的增长非常有限。针对ANC TWS耳机越来越激烈的价格战,中国音响协会副秘书长杨春认为,虽然手机品牌有品牌优势,但白牌玩家不会消失,因为他们的优势在于更低的价格。

无论如何,在市场发展的现阶段,品牌TWS耳机的价格战已经成为席卷白牌耳机市场的不可逆转的趋势。

那么,具有ANC功能的TWS品牌耳机会像当年的手机一样进入低价战的压力阶段吗?

“我认为会有这样一段激烈竞争的时期。其实这个行业还没有充分竞争。”一家算法公司的创始人认为,从今年到明年,大家可能会感觉到,从品牌厂到芯片公司,再到下游的ODM和制造厂,再到相关的服务商,产业的上下游链条会有一个激烈的竞争。价格竞争的势头会更加明显。

“竞争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可能会将一些做‘跟风’生意的人从市场上淘汰。”他补充道。所谓“我也是”,就是市场会跟风降价,这是一些玩家的套路做法。

但是这种市场状况如果长期持续,很容易给一些有情怀的公司带来很大的压力,他们愿意做技术先进,投入少的。“虽然价格战在中短期内会让所有参与者感到压力,但它的好处是可以防止更多人想着在这里赚快钱。”他说。

另一方面,一位国产品牌音频线产品负责人向Zhidsomething分享了他对市场价格战的看法。

“整体来看,产业链的成熟导致产品成本的降低,对整个市场的普及还是有好处的。”他表示,如果有一天TWS耳机可以完全取代有线耳机,全球出货量达到一年50亿,这个市场将会完全成熟。

价格战的好处是催化市场。负责团队经过调研发现,三线以下城市的TWS耳机市场也有需求,但这部分市场对产品成本和价格的要求非常严格。

“很多三五线城市的用户,手机可能在1000元左右,所以他很难在500元买一个TWS耳机。所以,如果产品价格在200元甚至100元以下,就可以在三线以下市场铺开。”他分析道。

同时这个市场比现在的一二线市场大很多,可以抓住这部分用户的需求,也是一些白牌产品在国内外一些市场可以吃得更广,卖得更多的原因。

但是,到目前为止,TWS耳机在三线以下的市场还不流行,未来还会流行。

这意味着三线以下城市用户对TWS耳机包括蓝牙耳机的需求还处于未开发状态,这是未来市场增长的一个关键点。

最后,从技术角度来看,价格战带来的主动降噪、语音唤醒等功能正逐渐向低端耳机下沉,这将对TWS耳机的集成度和功耗提出更高的要求,新一轮的技术迭代还将继续。

结语:TWS耳机市场洗牌已至

也许,我们这次所了解的TWS耳机市场的混乱只是冰山一角。

作为一个新兴品类市场,TWS耳机行业的发展也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伴随着良性竞争和市场混乱。虽然市场前期白卡混战,山寨AirPods横行,给消费者和市场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冲击,但我们也不必完全否定这个市场阶段。就像其他大火的新兴市场一样,在困难和泡沫下也可能孕育着机会。

目前看来,国内TWS耳机市场已经逐渐进入洗牌阶段,尤其是品牌TWS耳机在低端市场的下沉加剧了行业竞争,在刺激自身小品牌玩家逆势增长的同时,将进一步挤压想赚快钱玩家的利润,使整个市场环境逐渐从“劣币驱逐良币”转变为“良币驱逐劣币”。

但是这条路最终应该怎么走,该往哪里走?也是现阶段每个玩家都在思考和影响生死的关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青岛热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autoinfo.com/7300.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